夜岩_Ace

我又双叒叕开坑了。。。
我迟早有一天会死在自己的坑里XP

之前那篇十岁年龄差伪养成文后后后继,小艾玛上高中了XP
【这段文又名万众情人教师与拆椅小能手的爱恨情仇
虽然我怎么吃杰园,但是在我这,我觉得这两个人是属于那种我看你不顺眼,你看我也不顺眼那种……
想知道杰克的玫瑰和花到底是从哪来的吗?=P

这段没有艾米丽的出现,但是一定是医园,一定是!!!

差点过时间的521贺文!!

*短篇,长的好累【瘫
*甜【我就是想写糖!叉腰理直气壮jpg.
*巨型OOC,小学生文笔预警
*艾米丽视角【伪
*这是一只占有欲极强医生XP【我写的医生都占有欲贼强
最后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艾米丽,你……喜欢我吗?”

     “当然,我最喜欢艾玛了。”其他的那些下等人们哪能跟她的小太阳比呢?

     “那,艾米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小太阳没有等她再次开口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以前小的时候,妈妈说最喜欢我;可是她有一天拉着我,哭着说了很多对不起,然后妈妈就再也没回来过。”

    “……”她看着小太阳低下了头,明明眼泪快溢出了眼眶,抬头看向她时却又扯出一个笑来。

      不,她的小太阳不该是这样的。

    “爸爸也说过,他最喜欢我了。可是他却将我送到了孤儿院,我再也没见到过他。”

    “只有稻草人先生,它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如果爸爸妈妈没有喜欢我,那么他们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

      小太阳泪光闪闪地看向了她,眼里充满哀求,声音颤抖:“艾米丽,我的天使,求你,不要离开我,哪怕你不喜欢我,只要你陪着我―――只要我喜欢着你就行了……”

     “答应我,好不好?”

       她的小太阳恐慌而又期待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答复。

       她毫不怀疑,现在她只要吐出一个拒绝的字眼就可以击溃面前这个天真的小家伙。

     “当然。”

      她抱住了她那身体颤抖的小太阳,像哄着小孩睡觉一般轻轻拍着小太阳的背,柔声哄着,“我怎么会离开艾玛呢?我可以不喜欢艾玛,因为我最爱的人就是你啊。”

     “艾玛,我爱你。”

       她吻着小太阳的额头,舔去眼角的泪,亲了亲哭得红红的鼻尖,最后覆在那张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红唇上。

       她的太阳只能为她而散发光辉,她的笑容只有她能看见。

       当然,她的太阳也只会,只能依靠着她。

       她宠溺地看着身旁熟睡的女孩,亲亲那白里透粉的耳廓,满足地嗅着发间的清香闭上了眼。

       这是,只属于她的太阳。



本来是不想写的但我良心不安还是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是怕被打死XP

来自一个辣鸡文手的绝望XP
为啥每次写的文总能超出字数预料?!还有我这写得什么玩意啊??
就上次那个限定文头文尾的挑战,居然被我想出了一个类似前养成加后继校园的神奇AU😰我想缝上我的大脑洞😰😰😰

自尽中XP😵🔫🔫🔫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发出写文的声音(•̀ω•́ )

这个软件还挺好玩的 (*°▽°)ノ
有人想看吗?看就写,不看也写!【强迫

【医园】彼此的天使

*医园,不逆不拆
*园丁视角,可能会写医生视角
*双向箭头,两人互相暗恋
*有私设,有园丁日记还有ooc
*开放结局?
*有人死亡的隐晦描写
*欢迎捉虫XP,萌新写文请多关照【鞠躬


      艾米丽·黛儿小姐,她一定是上天派下来的天使。
       艾玛一直对此深信不疑。
       毕竟,是艾米丽·黛儿小姐,在第一次的游戏里,发现了蜷缩在废墟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她。
       当时的她因为拆椅子被当监管者的小丑发现,愤怒的小丑裂开嘴,发出如同哭泣的笑声给了她一锯子。
       好疼。
      左手臂被划出了个大口子,鲜血渗透了白衬衫,也滴落在了地上。
       巨大的疼痛和恐惧瞬间淹没了她,她捂着左臂跌跌撞撞地跑向了废墟,缩在一个角落里,努力使自己不被发现。
       心跳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小丑在与她一墙之隔的椅子前停下了脚步,她甚至都听见了对方粗重的呼吸声。
       艾玛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不要……我不想死在这里……
       像是上天应了她卑微的心愿,心跳渐渐平息,小丑终于转身向废墟外走去。
       在确定小丑走远后,她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瘫软在地,平日她最喜欢的工具箱和草帽放在了一边。劫后余生的感觉真是不怎么好,不过至少她还活着。
       她本想站起来,但却做不到,左手臂像是针扎了一样疼,似乎还在流血。刚刚的一幕像是抽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她真的不想再体验一次那“心动”的感觉了。
      “至少我以后不会再想去看马戏了,”她自言自语道,“如果我还能活着出去……”
       艾玛本以为死亡离自己很远,原来死神根本没忘记过她。她本该在九岁那年,就应该和父亲一起沉睡在那场炙热的大火中……
        怎么办……一无是处的自己,怎样才能在这里活下去?
       不如,就这样吧,她也该偿还这些偷来的时间了。   
       就在她准备不再阻止那些红着眼睛长相恐怖的乌鸦靠近自己时,乌鸦却被一阵脚步声给吓得飞走了。
      “……伍兹小姐?”一个温柔悦耳的女声从头顶传来。听到自己姓名的艾玛有些惊讶地抬起了头―――
        原来世界上真的是有天使的。
        面前的人应该是个医生。清澈明亮的双眼,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月光倾泻在她身上,果真就像是白衣天使般耀眼夺目,令人忍不住去接近,但又怕亵渎那神圣的光芒。
       艾玛从她的眼瞳中看见了缩成一团,狼狈的自己,又有些羞愧地低回了头。她只是一个一无是处又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有何德何能来接受天使的救赎?
      “伍兹小姐?”“天使”却在她面前蹲了下来,熟练地打开了随身的医疗箱,准备帮助她包扎伤口,“你感觉左臂这怎么样?”
       “……别,别踫我,”艾玛又往角落里缩了缩,很久没被别人这么温柔对待过的她鼻子有些酸,“我,我不值得被救……”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艾米丽想再仔细看看眼前的女孩,但对方完全把自己的表情藏在了阴影下,“我是医生,我得救你。”
      “可,可是,我又没有什么用……”艾玛小声地说着,忍不住抽泣起来,“救,救我还不如救别人……”
      “怎么还哭起来了,”艾米丽有些好笑地轻轻拍着女孩的背,柔声安慰道,“伍兹小姐怎么会没用呢?”
        艾玛闻言又一次抬头看向她,水汪汪如同小动物般的眼神,眼角还带着晶莹的泪珠:“可,可是……”
       “伍兹小姐不是园丁吗?”艾米丽从医疗管中找出了消毒棉和消毒水,想再一次试图为艾玛处理伤口,“你应该会种好看的花吧?等我们出去了,我们可以一起花园看花吗?”
       “当然可以!”艾玛没有想到平时她精心栽培的花儿会得到“天使”小姐的肯定,但开心的同时她又担心起了另一个问题,“但,我们真的可以……”
      “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艾米丽像是知晓了她所想的,肯定地回答道。转而又连哄带骗地想帮助面前这个像小动物似的女孩儿疗伤,“但是,伍兹要是没疗好伤的活会很难出去的哦?乖,会有点疼,忍着一下就好了,行吗?”
       艾玛乖乖地把血肉模糊的左臂伸出来让艾米丽治疗,但伤口有点大,消毒时疼得艾玛死死地咬着牙。
       “呜……疼,好疼……”
       “再忍忍,马上就好了,”艾米丽小心翼翼地清理凝结在皮肤的血迹,消毒,看着女孩死死地咬牙,痛得冷汗直冒却尽力忍着不出声来的样子,不由得心疼起来,“乖,等我们出去了,我再给你好好处理一下。”
        话音刚落,如催命一般的鸣笛声突然响起,吓得刚想点头回应的艾玛颤栗了一下,好在艾米丽医术高超并没有因为这一下戳到她的伤口。
       “别怕别怕,”艾米丽拿出绷带开始最后的包扎,“那只是可以开启大门的信息而已。”
         艾玛胆怯地看了眼废墟边那扇紧闭的铁门―――那边好像已经有人在输入密码开门了。
         “可以了。”
         艾米丽在包扎完后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节,收拾好医疗箱,站起,捡起地上的草帽,顺势揉了揉艾玛的棕发,然后若无其事地替她戴好了帽子。
       果然是很好的触感,就像很久以前一只因为救了它就对自己毫无防备的小猫的柔软的皮毛一样。
      “我们该走了,伍兹小姐,”艾米丽向艾玛伸出了手,“我们一起出去。”
        回应她的是毫不犹豫伸出回握住她的手。
。     
       这个游戏似乎是没有结局的,无尽的轮回最终又兜兜转转回到原点。

       艾玛有些惴惴不安地摆弄着窗台上的四叶草,像是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吱――”门开了。
       “艾米丽!”与开门声同时响起的是艾玛的呼唤声。
        “……?”艾米丽感觉到一股冲击力,随后反应过来,轻笑着拍拍抱着自己的人的背,“怎么啦?为什么又在房间里等我?”
        “你为什么又不在?”  艾玛十分贪恋医生身上的温暖,淡淡的消毒水和艾米丽身上特有的香味钻住鼻子里,“万一皮尔森先生找你麻烦怎么办?我,我宁愿他针对我……”
        不知为什么,克利切·皮尔森―――也就是慈善家先生,最近好像很暴躁。好不容易不和莱利先生吵架了,却又针对起了艾米丽。
        简直像吃错了药一样。
        为什么要对她的天使大吼大叫呢?
       “……别这么说,”艾米丽又克制不住去揉女孩毛茸茸的棕发,让女孩湿漉漉的绿色眸子对她的,无比认真地承诺,“我不想,也不会让任何人针对你的。”除非他们想尝尝针管的滋味。
        这双眸子像是矢车菊的蓝色,温柔带着许些笑意,总能一眼看到艾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艾米丽……
      你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只要看见你的双眼我就会感到平静。
      我想要更加了解你,更加接近你。

。    
      为什么……
      艾玛躺在床上,努力使自己不要大声哭出来。
      为什么艾米丽会骗她?
      本来想和艾米丽同稻草人先生一起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但是艾玛没有想到,艾米丽拒绝了自己。
      “对不起,艾玛,”艾米丽看上去精神状态有些不好,面色有些惨白,眼下也有了比较明显的黑眼圈,“我,我最近有点忙……所以,抱歉,我可能不能陪你去看……那位先生了。”
       “好吧,但是艾米丽,”就是艾玛再不懂医术,也能看出她的天使最近状态很不好,“你看起来……不太好,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可以帮上忙的话……”
       如果是为了我的天使,稻草人先生……是不会介意我迟到一小会的,或者是更长的时间……对吧?
      “不用了,”艾米丽看着艾玛小心翼翼委屈巴巴的小模样,好笑地捏捏她软软的脸颊儿,“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我一定会好好陪陪你和……那位先生的,嗯?艾玛乖,好吗?”
        艾玛也只好同意了,度过了一个没有天使陪伴的下午。
        可是!为什么她的天使要欺骗她!
        第二天的上午,又一次被艾米丽以事情多、繁忙的理由拒绝的艾玛没有了和稻草人先生聊天的兴趣,本来以前能在花园和稻草人先生呆一天的她匆匆向稻草人先生道别后就想去艾米丽的房间里等待艾米丽回来。但她刚走出花园,竟听见了她心心念念的天使和律师弗雷迪·莱利的声音。
      “怎么?最近没怎么休息吗?”弗雷迪·莱利用略带关心的语气问道。
       “这就不劳烦大律师的关心了。”艾米丽反嘴讥讽。这根本不像平时她认识的艾米丽。
        他们好像看起来好像很熟的样子,艾玛内心升起异样的情绪。
        那个莱利先生,从一开始见到他艾玛就觉得眼熟,还有打心里的厌恶。
        他想对艾米丽做什么!?
       “我想,不用这么见外的吧,”莱利冷笑了一声,“那在下就开门见山了―――你找我这个大律师有什么事吗?”
        !!!!
        后面他们说什么,甚至什么时候出去了艾玛都不知道。她难以置信地回想着律师的话。
       为什么艾米丽要找他?这就是她所谓的“事情”吗?
        艾米丽拒绝了和她一起去花园看稻草人先生,却邀请了律师弗雷迪·莱利!
        是谁都好,为什么偏偏是那个混蛋抢走了她的天使!!
        艾玛诚恳地向最后的希望,稻草人先生许愿,希望她的天使再多陪陪她,就算一下也好。
        可惜,这次稻草人先生没有实现她的愿望,甚至连话也不愿和艾玛说了,就像个普普通通的稻草人一样干立在那里。
        艾米丽和律师的来往更频繁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艾妈,开始不停地向稻草人先生许愿,她相信只要她诚恳的许愿,稻草人先生是一定会实现她的愿望。
       一定会的。
       就在艾玛在某一天的傍晚准备许最后一次愿望的时候,她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克利切先生,你在这做什么?”
      “!!”站在稻草人身后鬼鬼祟祟的克利切,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好紧张地搓搓手,“克,克利切只是想……”
       “果然,稻草人是不会说话的吧?”艾玛没等他狡辩完就轻声地打断,缓缓地向他走去。
      “也不会动,也不会实现我的愿望对吧?”
        艾玛像梦呓一般的自言自语吓得克利切没有动,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面前好像有点不一样的女孩,向自己靠近。
      “那为什么它实现过我的愿望呢?”艾玛站在了克利切面前,扬起脸,笑得如同灿烂的向日葵一般,温暖人心。
      “克利切先生,谢谢你。”
        一声闷响,然后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花园里风吹着树叶发出哗哗的声音,连最后的话语也飘散在了风中。
       “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就像你曾经妥善地照顾我一样。”


        克利切·皮尔森先生失踪了。
        弗雷迪·莱利先生认为他是临阵脱逃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的离开对我来说是件好事。


      “如果是为了我的天使,你也一定会心甘情愿的吧。”
        艾玛费力地将稻草人从箱子里拖出来,放在大门前的空地上。
      “对不起,亲爱的,”艾玛轻抚着稻草人的脸庞,像是与情人道别一般,“或许―――”
      “没有温度的你,才是我所需要的。”
       火在稻草人的脚下燃烧,瞬间窜上了它硕大的身体。
       “再见。”
        火中不仅有草根被噼噼啪啪烧断的声音,还夹杂着一些痛苦的哀嚎声。
        可艾玛像是没听见一样,痴痴地望着前方,怀中紧紧地抱着缺了镇定剂的红色医疗箱,期待着视野里出现那道蓝白的身影。
      “艾米,你一定要看到这个信息,我在这里等着你。”
      “不要再让我失望好吗?”
       重新回到我身边,当我的天使。
       我们可以一起逃出这里。

       我们决不分开。




     有什么看不明白的问题可以问的哦!十分乐意回答各位问题!╰(*´︶`*)╯
       

刚去微博凑了个热闹,下面的评论真乱,ky骂人以退坑卸游为要求改白的人好多啊XP
讲真我很清楚以前官方说过无cp的,现在有了cp线为什么还唧歪??能参加这个游戏的人不管怎样没有点本事是活不下去的,切黑什么的不很正常吗😂
游戏里所有人我都很喜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都是上二三十的人了不可能没有阴暗面的🌚🌚🌚
还有,跟官方说官方人设崩的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笑话hhhhhhh那是你们自己通过那几句少得可怜的人物介绍塑造的形象崩塌了吧😊😊🌚
顺便跪求官方出医生或社工或律师日记,毕竟以园丁小姐姐的视角看这件事肯定有很多遗漏的东西,这一定是一个大阴谋【立flag

今天陪朋友打排位,朋友怂得一逼躲进了柜子里,然后出来之后……
……emmmm

园丁喵~
私心打医园tag┏(`ー´)┛
如果非要分个攻受的话,我私自喜欢并认为医生是攻,一个单纯又阳光还没有什么阅历的小姑娘怎么斗得过一个外表天使实则白切黑的老油条呢╮ (. ❛ ᴗ ❛.) ╭ 【不,医生小姐姐才不是老油条,比喻而已=P

这!!才是真正的天使!!!
笑起来身边都有星星和小fafa的天使!!!

医生:我,我还可以自摸!我还可以抢救!!( ̄¬ ̄*)【捂心口